欢迎来到 - 汇客娱乐_汇客平台-汇客美文娱乐平台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故事会 >

爱你,心好痛!

时间:2014-02-02 21:19 点击:
2014年元月25号 夜,冷冷的,静悄悄。 这是冬季里,晋江内坑镇潘厝村一个寂静而又不安的雨夜! 只见毛毛细雨又在轻轻的飘,飘得这幽幽的深夜一片凄凉。 夜也萧条

2014年元月25号

夜,冷冷的,静悄悄。

这是冬季里,晋江内坑镇潘厝村一个寂静而又不安的雨夜!

只见毛毛细雨又在轻轻的飘,飘得这幽幽的深夜一片凄凉。

夜也萧条,人也萧瑟。

外边偶然的几声狗叫,打破了这沉寂的夜。除此之外,剩下的,尽是如线雨水从屋檐上滴落地面,发出“嘀嘀……”的青脆声。

不知何时,动车的一声长鸣,在这宁静的雨夜格外刺耳。也许又是一辆动车,正在进入内坑柑市的动车站吧?

只是,在这难熬的十二月里,如丝细雨的深夜!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看看手腕的时钟,已是零辰二点了。

黑黑的夜,黑黑的屋,我躺在床上两眼徒劳地望着这黑黑的世界。

在这样寂寂的夜半里,旁边的妻熟睡了吗?我用手摸索着身旁的妻。

“睡不着,是么?”灯亮了,妻开了床头开关,淡黄的灯光映得满屋暗黄暗黄的。原来妻也没睡着,她用忧郁的眼睛望着我:“这雨夜,好漫长,我也睡不着,咱俩聊聊吧?”

“好的。”我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妻,不想让她看出我焦虑的心情,便故作轻松地说:“这讨厌的雨夜,外边的水滴声吵得人睡不着,你也是么?”

世事多变,以前勤劳贤惠的妻,去年却因意外至使下半身无知觉,截瘫了。这个噩运,如雷轰顶,对妻打击真大。现在过去快二个年头了,好不容易妻从最初的绝望,慢慢地到现在坚强的面对。可是,如若妻今生真的无法从轮椅上站起,她真的能淡定的面对现实吗?毕竟,妻还年青,往后的漫漫人生路,还很长!她该怎样的走下去呢?我该如何陪她度过?

外边的雨水击打屋顶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或许是暴雨马上就要来临之前的预兆吗?看样子,今夜,这雨要落个无止无休。

“想什么呢?”妻见我欲言又止的样子,便自语道:“快过年了,真不知自己是否还有机会与你回老家看你娘?”妻忍不住叹息着。她侧过脸,用被角抹了下那快要滴落下来的眼泪。

我可怜的爱妻,她心中那份不安和恐慌绞得我心好痛。

我侧了侧身,轻轻地搂抱着妻微抖的身子,吻了吻她的额头,安慰着她说:“亲爱的,等你腿好了,我们一起回老家看望老娘。好吗?”我心好乱,真的不知该如何安抚妻那颗受伤的心。

“快二年了,这腿,天天做康复运动,可还是这样子,没知觉。也许,今生,我真的就这样在轮椅上度过一世吗?”妻用右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颤抖着,显得那般的无助;泪水,也如断了线的珍珠,无声地滑落下来,湿了我的上衣。

“别怕,有我呢,天塌下来,有你老公我给顶着。”我慌了,心痛地紧紧抱着妻无助的躯干。

“我好害怕呀,我好想站起来,我真的好想好想站起来!这坐在轮椅上的日子,真的度日如年!”妻压抑不住了,用双手使劲地拍打着棉被下那毫无知觉的腿。继续发泄道:“出事的时候咋没把我当场砸死呢?这生不如死的日子,受够了。”终于,妻如火山般爆发了,大声的哭泣着。泪水,再一次如泻洪般哗哗地滚落下来。

“亲爱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我赶紧从床上坐起,试图抓着妻的双手,说:“别这样,妻,我知你心里难过,可也不能这样折磨自己呀。要是心里难受,那就尽情地哭出来吧,但别击打自己的腿呀!再说,不是还有我与你一起共度难关吗?”我再一次抱紧她,揪心地说道:“妻,亲爱的,答应我,好好活着,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也该好好的,坚强地活着!求你别再捶打自己的腿了。”不知何时,我的眼泪也不争气地往下掉,浸湿了妻睡衣的一角。

“我心好不甘呀,上天为何这般待我呢?为何如此残忍地折磨我呢?倒不如出事的时候当场把我砸死一了百了!免得受尽这人世间痛苦的折磨。”妻见我也满脸泪痕,便停止了用手敲击自己的腿,也不再发狂了。只是用她那哀怨的眼睛望着我,轻泣道:“亲爱的,我不哭了,你也别掉眼泪,好吗?我听你的,我会好好地活着,为了你辛苦的付出,我也要努力顽强地活着。”

听着妻那压抑,叫人心碎的话语,我忙扶起妻的上半身,拥入怀中,轻吻着妻泪水涟涟的脸颊——老天爷,如果可以,我愿用我这双健全的腿,换给妻!

望着怀里妻那张忧伤,满是泪痕,蜡黄的脸,我不忍再看,便转过头,望向窗外------

只是,窗外的雨水,还在猛烈地往拍打着地面,没有一丝想停的意思。

这雨夜,真漫长……

作者浮萍悠悠的文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