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天狮娱乐_天狮平台-天狮美文娱乐平台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不是“绮丽”的散文

时间:2017-11-23 13:51 点击:
不是“绮丽”的散文 抒情散文,黄宗英,地老天荒,

少年时期我初学写作,深深迷上了“汉园三诗人”何其芳、卞之琳、李广田的著作,特别喜爱何其芳的《画梦录》,因为他的文章词藻美丽、内容诡秘,尤如深奥哲理,一时间形成一股特殊散文的风气,学习写作的青年都把《画梦录》当作圣经一样的熟读,模仿何其芳作风。(卞之琳30年前访美时常来我家相聚)。

成年后我才发现那种空洞的所谓“抒情散文”,只不过是美丽词藻的堆砌。上世纪80年代,我开始返国探亲,发现国内文艺界已恢复这类作风,甚至《人民日报》文艺副刊也满是堆砌美丽词藻的空洞散文。我称呼这些作者为“失败的诗人”,曾写过几篇短文批评,收在1986年香港三联书店出版的《西窗漫记》中。我觉得“散文”一词也失去原意。真正言之有物的散文,不如称之为“随笔”,而任何随笔应尽量少用形容词与助动词(所谓“虚词”)是也。所幸的是后期何其芳著作也完全否定了他初期的文风。

精粹的、言之有物的随笔又往那里去找呢?我手头有两部朱小棣作品,2009年的《闲书闲话》我已在去年一篇“看闲书,说闲话”中评论过,现在看到他的新作《地老天荒读书闲》,我的读后感不变,青年人性急,赠书之后,多度催我作评。此文延迟了一下,在这里向朱先生致歉。我年老眼花,阅读与写作缓慢,不能立时放下其他去替他效劳。我的书房中未读的报纸、杂志、新书(中英文都有)堆积如山,常怕自己没有余下时间来完成。

话归正传,《地老天荒读书闲》与《闲书闲话》内容相似,都是读后感,写的是书与人(现代的,过去的)。作者的兴趣既与我这作评者并行,所谓“书评”已无意义,我之喜爱此书无可讳言,任何爱读书而讨厌抒情散文者都应人手一册。而他所读过的书,如袁鹰的《风云侧记》,黄宗英的《上了年纪的禅思》,杨宪益的《银翅集》,吴祖光的回忆录《一辈子》等等,都是我所应读而未读的。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是我的相识,便是我的知友。例如黄宗英,她与文化界知名、绰号“二哥”的冯亦代黄昏恋时,反而称呼我为“鼎山大哥”,其实亦代无论在解放之前或后来当我回国探亲之时都把我当作小弟一样地照顾。读者如认为这类琐事有趣,便要读读朱小棣这本新书。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到见亦代最后一面时的感慨。好友李辉特地开了车让我去看他。他躺在病床上向我凝视,我坐在床边握了他手向他慰问,他不发一言,不能说话,突然间我看到他泪汪汪的,就知道他已认出了我。如此坐了一会儿,我就起身凄然告别,不久他就谢世。黄宗英当时不在,因她自己去了上海就医,我已好久没有听到她的情况了,记挂得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