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天资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非主流日志 >

又一本癌症日记

时间:2017-12-06 22:24 点击:
西书参赞4月28日英国作家珍妮迪斯基(Jenny Diski)去世,虽是意料之中,仍令许多忠实读者伤感。两年前她被诊断出肺癌和肺纤维化,等于判了双重死刑;身为一个作

又一本癌症日记

又一本癌症日记

又一本癌症日记

4月28日英国作家珍妮·迪斯基(Jenny Diski)去世,虽是意料之中,仍令许多忠实读者伤感。两年前她被诊断出肺癌和肺纤维化,等于判了双重死刑;身为一个作家,在明确自己时日无多后,洒脱如她亦不能免俗。“我大概要写一本癌症日记了,他妈的又是一本。”在无数人写过癌症日记后,她还能对这一主题有什么新鲜的突破,是骂“他妈的”的原因。2014年9月《伦敦书评》开始连载迪斯基的癌症日记,病痛折磨也时常让她回首往事,她写到了少年时代被多丽丝·莱辛半收养(没有办过正式的收养手续,但她住在莱辛家里)的经历,以及她与莱辛复杂的情感关系。她十四岁时被学校开除,母亲长期精神不正常,父亲有了新家庭无暇分身,她有次吃了母亲的安眠药想自杀,被送进精神病院关了四个月;她和莱辛的儿子彼得是同学,有天突然收到一封莱辛的信请她去家里住并愿意照顾她,想来是彼得知道她家的情况后让母亲出手相救。从小有作家梦的迪斯基明白这是一生难遇的机会,而慷慨如莱辛从来不求回报,对她唯一的要求是:别自寻烦恼就好。迪斯基自幼缺乏安全感,她对莱辛的慈善之举虽充满感激,却无时无刻不担心莱辛不喜欢她,赶她出门。有一次她不小心说了出来,莱辛大怒,摔门离开。第二天莱辛给她留了一张纸条:你说的话不可原谅;如果我们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你得学会不要沉迷于情感绑架。之后的几年中,迪斯基费尽心思琢磨莱辛的举动及其意义,而莱辛也将她打扮成各色人物写进了小说里。多年来迪斯基一直在寻找莱辛为何收容她的答案:为写小说做实验、收集素材?填补几个孩子先后离巢的空虚?十九岁那年,她为了躲避和莱辛的朋友说话而跳窗,莱辛终于下了逐客令:是时候走了。之后莱辛依然给她生活补贴,直到她能真正自立。种种感激与对峙的紧张,都要等到莱辛去世才真正消散。现在这些文字结集出版,题为《感激》(In Gratitude)。有人如此评价此书:作为回忆录它记录了一段不同寻常的少年时代;作为散文,它写出了破碎的家庭之痛;它也可以被视为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私密迷你传记;当然它肯定是对病痛和死亡的不带幻想的沉思;但最核心处,它呈现了两位杰出女作家之间的复杂关系。

只要“〇〇七”不落幕,它的作者伊恩·弗莱明就依然是话题。弗莱明二十五年的挚友、心腹罗伯特·哈灵(Robert Harling)出版了一本回忆录体的《伊恩·弗莱明》(IAN FLEMING: A personal memoir)。哈灵是著名的设计师和印刷商人,当过康泰纳仕旗下《住宅与花园》杂志的主编。二战中弗莱明指挥的“30AU”突击队中哈灵就是活跃分子。弗莱明与哈灵几乎无话不谈,当然许多内容是关于女人。当有人建议哈灵写一部性手册,弗莱明立刻来劲了,说里面应该加上“虐待、捆绑、鞭打、扮演婴儿、受虐”等等章节;哈灵则说“这些留给你来写”。弗莱明告诉哈灵他认为女人都需要一个“主人”,他不相信女人能承担除性之外的聪明有趣的知己角色,顶多会买买衣服、做做饭、关节更灵活罢了。结果偏偏弗莱明碰上了个厉害女人安夫人,她在大费周章嫁给弗莱明之前是小报巨头罗斯米尔子爵的夫人、伦敦著名的沙龙女主人。她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除非生个儿子能当首相,不然不如不生。可惜现实生活中,她和弗莱明的儿子卡斯帕在二十三岁时便自杀身亡,之后她只能通过当休·盖茨克尔的情妇来满足“首相癖”。除了写书之外,弗莱明还是个藏书迷,他最大的梦想不是在战场上勇夺功勋,而是拥有一间私人出版社,出版社梦碎后,他又资助了《藏书家》(Book Collector)杂志。

又到文学奖热季,阿基尔·夏尔马(Akhil Sharma)凭借《家庭生活》(Family Life)问鼎国际都柏林文学奖,获得十万欧元奖金;百利女性小说奖(也就是以前的橘子奖)颁给了丽萨·麦金纳尼(Lisa McInerney)的《光荣的异端》(The Glorious Heresies);科斯塔图书奖(也就是以前的惠特布莱德图书奖)即将公布短名单,曼布克奖(之前的布克奖)即将公布长名单;最奇特的是2014年大张旗鼓成立的对开奖(Folio Prize,也就是之前的Literature Prize),其官网说“主办方决定2016年不颁奖了”。那明年呢?“日期还没定。”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