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天狮娱乐_天狮平台-天狮美文娱乐平台 !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狮占卦 > 算命 > 面相 >

新一届发审委面相:IPO将告别流水线模式

时间:2018-01-08 07:37 点击:
晚上十点,位于北京CBD商圈某大型投行的办公室内依旧灯火通明。

  这一年发行节奏和审核趋势的快速切换让投行有点“不适应”

  晚上十点,位于北京CBD商圈某大型投行的办公室内依旧灯火通明。这一年来,从事首次公开发行(IPO)业务的李文,每天晚上加班到九、十点钟已经是常态,而他的很多同事更是经常加班到凌晨一两点。A股发行速度之快史无前例,各家券商的储备项目消耗迅速,投行之间竞争异常激烈,中信、中信建投、海通、广发中金之类的大券商亦是如此。

  同一时间,上海某小型券商非注册保荐代表人刘峰却在向朋友吐槽,“不好干,想跳槽转型”。对刘峰来说,很多项目都集中在大券商手里,小券商的首发项目仍然不多。尤其是,过会率骤降的背景下,小券商项目质量和大券商比还有一定差距,“若被否了那过去一两年心血就白费了,伤不起”。刘峰身边的很多同事朋友已经不再做投行,选择了去(拟)上市公司或者去做投资。

  对于做惯了IPO的投行人士来说,这一年发行节奏和审核趋势的快速切换让他们有点“不适应”,刘峰所在的这类小券商尤其如此。今年截至12月14日,IPO首发企业425家,接近去年和前年的两倍,融资金额2198亿元,比过去两年均高出近700亿元。但这样的势头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最近IPO过会率从80%以上骤降至不足60%。

  一名从业十多年的资深投行人士明显感觉到了今年大、小平台之间的变化。“未来趋势肯定是朝这个方向走,明后年会更加明显,大券商会有优势。”据其分析,IPO发行速度一直持续这么快的话,未来也会出现发不出去的情况,未来的项目主要还是向大券商方向上去集中,更考验的是销售和定价的能力。再加上上市公司的融资越来越难,不论是定增还是发债,大券商都更具有优势。

  保代的选择

  9月13日这一天,让来自于北京某大型券商的胡欣记忆犹新。那一天的发审委会上,“最惨券商”和“最惨保代”的消息在投行圈里炸开了锅。7家上发审会的企业中4家被否,其中有3家公司的保荐机构均为招商证券,这三家中有两家的签字保代均为80后吴茂林,这是吴茂林在2014年取得保荐代表人资格后首次签字的两个项目。胡欣无法想象这得有多“心塞”。

  最近几个月以来,尤其是新一届发审委上任以来,审核趋严让很多投行人士始料未及。Wind统计数据显示,新一届发审委员10月17日首次亮相之后,一共审核78家首发企业,审核通过46家,过会率仅有59%。今年截至新发审委员上任之前,发审委一共审核405家企业,审核通过332家,过会率高达81%。而在2016年首发上会的271家企业中,有247家企业通过发审委审核,过会率91.14%,18家企业未通过审核,被否率6.64%。

  胡欣注意到,2016年底2017年初,部分净利润低于3000万元的IPO企业在成功过会消息一出来,大家都争着去储备项目,但是现在大家都重新评估手上的项目,把不符合的企业都劝退了。“再融资新规出来之后,要求锁价发行发不出去,去年特别火的再融资今年做得人就少了,大家都围着IPO转,最近IPO风向生变,并购的业务又开始忙起来了。”

  新的市场形势也逼着从业者做出新的选择。李文显得特别有干劲,白天都在和客户打电话沟通项目上市,晚上才有时间看看邮件。经济观察报记者上一次见到李文时,港股上市的中资企业回归A股正是风潮,今年罕见地美国、中国香港、中国内地三大市场共同繁荣。对刚拿到保代资格的他来说,激烈的竞争,督促着他不断提升自己扩展业务的能力,大券商的口碑和品牌效应也让他更有信心。

  同样作为保代,刘峰更倾向选择离开,手里的项目并没有优势,现在审核趋严,可能以前不是问题的问题现在也成了问题,虽然零通过率的发审会并不是常态,但监管趋严是个大趋势。“项目源少了,排队项目消化也快,各家券商都很卖力,而在中小券商,人员流动性也比较高。”只是,刘峰还在犹豫,对他而言,大券商似乎并不是最佳去处,“基本工资低,收入也一般”。

  选择离场的不只是保代。据一名曾经担任发审委员的中介机构人士观察,有些券商和中介机构可能也心生退意。“风险大,监管严,工作量太大,钱挣得少,可能就有人要退出来。现在监管对合规风控管得比较严,整个后台机制要建立起来,一些无法负担成本的机构,可能就会倒闭。”

  清理“钉子户”

  无论对大小券商而言,过去疯狂拉项目、盲目申报IPO企业占位的投行思维已经不适用当前的监管风格。

  12月8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布两则发行监管问答,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的反馈回复时间、中止审查、恢复审查、终止审查及预先披露等有关规定进行了修订。其中,明确表示,发行人更换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无需中止审查,发行人中止审查事项消失后,发行人及中介机构应当在5个工作日内提交恢复审查申请;不属于监管问答规定的中止审查情形的,中国证监会在本监管问答发布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予以恢复审查。

  这一政策打击的正是,面对严苛的过会率准备不充分而想“避风头”,以及一些靠更换中介机构中止审查赖在队伍里的拟上市企业。据记者统计,目前IPO排队企业中,中止审查的有63家,由已受理变为中止审查的有5家,更多的拟上市企业是在已反馈阶段变更为中止审查。

  也正因为如此,常态化的发审节奏面前,不少企业打了退堂鼓。经济观察报记者从一家券商处获悉,该券商近期就有一家保荐的企业主动打电话要求暂缓上会,以暂避风头。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表示,除了近期过会率降低,企业出现上述行为还缘于两个原因:首先由于前期新股发行速度并不快,很多企业和券商便抱着边排队、边更新材料的心理提前准备,新股发行速度加快,时间就显得比较紧;其次,在审核过程中反馈的要求核查事项多,或者要求取得的外部文件多,时间周期较长。

  这也是一部分投行工作的短板。比如说招股书,上述中介机构合伙人举例道,海外上市,从中介机构进场就开始写,在国内快申报的时候再赶着写,如果一开始就写,分成相应的专题去做专门的讨论,那就有计划、有时间把工作做得好一些。“临时抱佛脚,要交材料了才这里抄一点,那里抄一点,怎么赶得及”。“老拖着变成‘钉子户’现在不行了。证监会要求,要么撤回材料,要么就上会审核”。胡欣表示,这对于项目组的工作节奏影响太大了,报中止的一般都是有问题的,解决不了,要么换券商,要么就得恢复审查,相当于直接枪毙这个项目。并购被否,有二次上会过的;IPO被否,很少见过有二次上会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