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汇客娱乐_汇客平台-汇客美文娱乐平台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爱情散文 >

丁丁张 写爱情小说 不需要“毒舌”(图)

时间:2018-03-19 22:02 点击:
丁丁张 写爱情小说 不需要“毒舌”(图),爱情小说 不需要 毒舌

(原标题:丁丁张 写爱情小说 不需要毒舌”(图))

关于丁丁张

生于1978年5月18日,石家庄人,本名张航,光线传媒青春光线总裁,畅销书作家。出版作品《人生需要揭穿》《世界与你无关》,最新长篇小说《永无止尽的约会》火爆预售,将于明天上市。

丁丁张的文笔向来犀利、一针见血,从不拖泥带水,一语就能言中要害,鲜明的个人风格让他“半路出家”,就从无人关注的媒体人一跃成为拥趸无数的畅销书作家。2012年,第一本爱情散文集《人生需要揭穿》甫一出版,就从一众鸡汤文学中脱颖而出,奠定了他在读者心目中的“男神”地位。细读丁丁张的文字,看不出什么技巧,也没有华丽的辞藻堆砌,讲的也是浅显易懂的处世之道,但经过他的解读,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透彻及用词的精妙,总能令人折服。两部爱情散文之后,丁丁张收敛起张扬的文字,挑战起了长篇小说,以“毒舌”闻名的他笔下的爱情是怎样的?又给读者呈现出了怎样一个与以往不同的丁丁张呢?

新书《永无止尽的约会》讲述了在巨大秘密后隐藏身份的25岁的过山车管理员林川成和奇怪女孩丁汐的爱情故事。谈及写小说与写短篇集的不同体会,丁丁张表示,“这和当时带着愤懑,开始写下《人生需要揭穿》第一个字的时候完全不同,那时我身无长物,只有一肚子话要说,没有必需的目的,也不带怀疑,只一味地写下去,那真是无知无畏的好时候。而现在,我对文字带有敬畏,更无法将长篇当做普通朋友。它像大江大河,看来无限风光,实则暗藏凶险。我思考了很长时间才开始动笔,但几乎每个章节,都会遇到困难,那时候就需要停下来,有时候像在黑暗里挖掘,挖着挖着就挖到大石头,文字的表达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困难,困难的是故事的结构、人物在特殊状况下的反应,以及不能狗血的台词。”

新报:出了两本散文集,这次首次尝试长篇小说,是缘于怎样的契机?

丁丁张:是一种自我要求吧,像完成一次马拉松,以及觉得市场已经不那么需要短篇了,短篇固然易读好懂,但公众号就可以提供这些,不如挑战下自己。我在书里说,这是我向书坛扔的一块石头,希望有些动静,契机就是我也需要,市场也正好有个缺口,我觉得我这样的作者不做改变,读者的选择更少。

新报:为爱情小说设置悬念,这个点子挺抓人的,灵感来源于哪儿?

丁丁张:设定是为了更好地塑造人物,当时我看到一篇新闻,说全世界有79个超忆症患者,他们能记得自己出生之后所有的事情,包括当时的天气、风速,很厉害,但也因为没有忘记这些事,有很多苦恼,当时就觉得这样一个人如果生活在身边,应该是个好玩的事儿,就这么开始构思。

新报:你的作品一向以犀利、一针见血见长,这样“毒舌”的风格是否会延续到小说中?

丁丁张:好像温和了很多,毕竟长篇和短篇不同,作者不能立刻和直接地表达观点,必须得考虑到读者的想法,给他们思考的空间,所以只好靠故事结构来完成这些“毒舌”,让主人公被我的命运之手来回揉搓,也很爽。

新报:在由白百何声音出演的概念预告片中,这是一个关于爱、记忆和寻找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想传递给读者怎样的想法?

丁丁张:找白百何,就是因为对应准确,她像女主角,而且喜欢她的人跟我的受众高度类似,至于达到什么传达,我觉得没想那么多,就是希望能有个整体感受,和读书接近的体验。

由于在书中比较喜欢说“狠话”,丁丁张的文章多被读者称为“心灵耳光”。谈到自己的“毒舌”,他回应道:“刻薄,有时候是因为准确。我不会无缘无故去找一个人说你丑,只会在对方需要的时候提供客观评价。我对自己也尽量客观,这样才够公平。”《人生需要揭穿》的揭穿是因为心疼那些朋友们,在《世界与你无关》中说无关也是因为有关心。

新报:第一本书《人生需要揭穿》以黑马架势大受好评,对于深谙宣传、策划之道的你来说,出书、当作家是不是有着天然的优势?

丁丁张:绝对是个非常好的帮助,因为,写是一件事,营销是另一件事,所以,对我来说,这些工作都是思考获得的,写五分,卖五分,卖不好的书,都是对自己写作的不负责任。但其实这个过程很苦。

新报:你曾在采访中说,对于现在文坛的浮躁风气深恶痛绝,你如何看待这样的现状?在你看来,对于作家来说,又该担负起怎样的责任?

丁丁张:其实这也是正常现象,有些书,读了不如不读,有些书,读了就好,我觉得目前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总是要靠市场来解决很多问题,急不来。从作家的角度,我觉得至少保证价值观正确,故事能力上有强弱之分可以,但不能错,错是作恶。

新报:你书中描绘的小资情调吸引了不少“文艺青年”的读者,但在你的文字中又常流露出对于“文艺青年”这种称呼的排斥以及揭穿,这是不是一种矛盾?

丁丁张:算是对症下药吧。他们愿意听我说话,我很感激,其实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我常说,感谢陪伴,也是这个原因,因为我在这个过程中,也是不断成长的,和他们一模一样,受过的苦,经过的纠结,都得自己去完成,这就是生命给我们的过程。有的时候我会想,看我第一本书的人在哪里呢?他们过得好吗?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吗?好像都没有答案,但没有答案,其实也是一种答案。

工作中,张航勤奋进取,从编导到主编,一步步做到现在的职位;而在微博和书里,变成丁丁张的他用克制和理性的方式谈情说爱。对于写作和爱情,丁丁张说,“如果给我一台时光机回到过去改变一件的事情的发生,我最想改变的是,更早的时候就要开始写作,以及认认真真地爱一个人。因为觉得写得太晚,以及在更早的时候,爱一个人不够明确。”

新报:你的作品和很多情感文学鸡汤式的写法不同,平时生活中也是这种直接、“毒舌”的性格么?

丁丁张:还好,生活中,我尽可能要求自己准确,所以,“毒舌”不是目的,甚至能够快速帮助或者点醒对方也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思维方式,现在我就更不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生活法则、人生轨迹,这也是我们不一样的原因。

新报:写了那么多爱情散文,也听过身边那么多情感故事,你个人的爱情观是怎样的?对爱情和另一半有怎样的要求?

丁丁张:我觉得,爱情是很美好的东西,但就是因为过于美好,所以它不可能一直在顶峰之上,所以,现在我信,爱情是得不到的时候最美,随着加深逐渐变弱的过程,看待它我很平静。我的要求其实有点自私,可能我习惯了一个人,就很少有那种必须朝夕相伴的感觉,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彼此懂得,慢慢前行吧。

新报:从媒体人跃身畅销书作家,除了创作还要兼顾光线传媒的事务性工作,时间上是如何分配的?受到粉丝的追捧,甚至被粉丝奉为“男神”,这种身份的转变还适应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