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天狮娱乐_天狮平台-天狮美文娱乐平台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散文诗 >

在水一方(散文诗)

时间:2018-03-23 14:49 点击:
在水一方(散文诗) 水一方,有福,黄河,

一个叫大禹的人,握着他神奇的剑柄,随手一转,一条最桀骜的河流就温顺下来。

她在4000年的这处高原,千疮百孔,百孔千疮。

但她,依然是一位最具包容的母亲。

四季轮回,日月旋转。

梦在梦的破灭里复苏、再破灭、再复苏。可诺言在,千年的星光就在。

故乡的人唤时间为日月。

故乡的人喊乾坤为天地。

叠涌的黄土,最后,都成为埋骨的坟场。但,这里,依然是安身立命的最好归宿。

一条河流在被我们叫作黄河时,就以缄默保持着最深刻的缄默。

以生死唤醒一次次的生死。

对于土地,我们一直都保持着最虔诚的敬重;对于爱,我们一直都想让她像这条河一样,无羁,漫漶。

至于,最后,我们会以什么方式,归于这浩渺的恢宏的高原?

就留给一场大风,或者,留给一场弥漫的大雪,来为我们清扫尘世最后的脚印。

一片水

一片水,我们可以把它称之湖或海,但这片水最本性的质地还是盐。水域白花花的,盐白花花的。

站在这片水畔,我常常会望见历史,还有传说、神话。

我常常会望见血将水染红,包括爱和恨、苦难和福泽,一并与水荡漾。

白花花的盐啊,白花花的骨头啊!

那种苍茫,在思想的叹息里弥漫;那种与众不同的高深,在我们的血液里滚动。

后来,我们会将这片水叫作盐池,并造一个神出来,筑一座庙出来,美其名曰:池神庙。

神看护的地方,才不会出跳梁小丑。

阳光明亮亮的。阳光翻晒着一望无际的明朗朗的盐。

风起于青萍。

大风吹兮。大风吹过我们纯粹的灵魂。

风的翅膀

从包围开始,再到后来的撤退,风的翅膀都是透明的。

是的,我说的透明,还包括一双童年的眼睛。那眼睛,被露珠打湿过,被梦迷幻过,但也被夏日的蝉翼闪烁过。

啊,让风的灼亮包裹我!让风的恣肆颤抖我!

白天,风在我的生活里起伏、跌宕;夜里,风在我梦的小路上轮回、转换。

春夏秋冬,潇潇洒洒。

斗转星移,东西南北。

我依然爱这透明的风的翅膀!

我爱我对我的包围。我爱我对我的一往无前,当然,我也爱我对我的望风而逃。

做风的翅膀!做一个透明的自己!

从包围开始,再到后来的撤退,我们都是一阵风。

童年的天空,风啊风,风闪动着透明的翅膀!

在水一方

在水一方是有福的,伐檀、牧羊、稼穑、捕鱼,偶尔,还可寂静。

寂静地看太阳从河道升起,再从河道降落;寂静地想一个人、爱一个人。

节令正是秋分,风凉了一阵,又凉了一阵。

有福的人,会看到天空有大雁渐渐远去;有福的人,会看到河的对岸那位伊人。

在水一方是有福的,度日、过生活、柴米油盐,偶尔,还可辽阔。

随波逐流,放任自流。或者,随性脱掉上衣,光着背膀,扯开嗓子——喊山。

过去的都是好日子!

好日子在这头。好日子在那头。

在水一方是有福的。做岸边的一棵草,就在河流拐弯的地方。

享受风,享受雨,享受一只瓢虫任性的爱。

有福人不用忙。

有福人忙里也会偷闲。

大地为床,山脉为枕。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黄河

谁站在黄河的中游翻书,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是历经沧桑的历史老人?是一个叫老子的人?还是风声、雨声?

九曲十八弯的黄河,缄默无语。

一部皇皇的《道德经》,缄默无语。

谁立于黄河的中流击水,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激扬的文字,还有,一位掩卷而泣的人。

英雄是谁?

谁是英雄?

谁在黄土叠涌的岸边淘沙?声音暗哑而雄浑。

沙可澄金。沙可埋金。

上下五千年,温顺典雅的黄河哦。

顿失滔滔的黄河。

秋风乱翻书,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一轮弯月,独卧哪处洲头?

今也黄昏。

今也黎明。

还是水

沙窝渡口裸露着。还是水。一个人站在水中央。没有什么可以成为这个人的一生,只有水。

水装满了泥沙和梦想。水被你像婆姨一样紧紧地搂在怀中。

一个人,一辈子在水里淘生活,就够了;一个人,一辈子在水里敲打一块尘世的石头,磨光它。或者,让它成为一轮半月的形状,就够了。

半圆形的月亮挂在河道的上空,如同一个人或窄窄的天空的伤口。

半圆形的月亮被风吹着,吹啊吹,吹成了一条细细的线。

你还是站在水中央。可你,却望不见你的女人!

水,满世界都是水。

还是水,就够了!


  李需

netease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