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天狮娱乐_天狮平台-天狮美文娱乐平台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微小说 >

落花微雨诉我心小说全集在线在线阅读手机(言舒雅韩晨阳结局) 无广告

时间:2018-03-29 23:05 点击:
VIP小说网小编带来落花微雨诉我心小说全集在线在线阅读手机:言舒雅爱韩晨阳爱的痛彻心扉,可她从未后悔她爱过韩晨阳,即便爱的遍体鳞伤,她从不曾懂过为何他对

VIP小说网小编带来落花微雨诉我心小说全集在线在线阅读手机:言舒雅爱韩晨阳爱的痛彻心扉,可她从未后悔她爱过韩晨阳,即便爱的遍体鳞伤,她从不曾懂过为何他对她只有恨,可她从未恨过他,哪怕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秒……落花微雨诉我心全章节已经更新,想要在线阅读落花微雨诉我心大结局的朋友快来看吧。

落花微雨诉我心小说简介

五年的婚姻,五年的冷漠,言舒雅爱的彻底,爱的卑微,她从不曾后悔自己爱过一个叫韩晨阳的男人,哪怕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秒……

落花微雨诉我心在线阅读

早上,韩晨阳是在阵阵头疼中醒来的。

睁开眼睛,大脑还有些停滞,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已经上午九点了,眉头皱了皱,习惯性的不耐烦。

那个女人是猪么?!

“言舒雅,你怎么没叫醒我……?”

坐起身,当看见刚推门进来的孙小婉时,韩晨阳昏沉的大脑才算是运作了起来,也总算是想起自己现在是在孙小婉家,而不是他自己家。

“晨阳哥哥……”

孙小婉的脸色有些白,压着心里的妒恨,将手中的牛奶递了过去:“喝杯牛奶再去上班吧,我特意给你煮的……”

韩晨阳从来都没有喝牛奶的习惯,他总应酬,肠胃不是很好,所以和言舒雅结婚的这几年,虽然言舒雅每天早上都会给他做丰富精致的早餐,但唯独就是没有牛奶,久而久之,他自己也就跟着习惯了。

该死的,怎么会又想起那个女人?

懊恼的揉了揉太阳穴,韩晨阳接过了牛奶,也不知道是和谁赌气,一口气喝完了整杯的牛奶。

在孙小婉和林淑珍的送别下,韩晨阳出了富景别墅,一路开车到了言氏,虽然来的有些晚了,但作为公司的总裁,谁又敢给他摆脸色看?

“韩总,早啊。”

倒是正和秘书闲聊的刘浩宇,见韩晨阳出了电梯,吊儿郎当的走过来打了个招呼:“啧啧啧……没想到一向兢兢业业的韩总,也有迟到的毛病啊。”

刘浩宇,典型的富二代,和韩晨阳从中学一直到大学都是同学,也是韩晨阳唯一的死党了。

“我在我自己的公司迟到,和你有关系么?”

韩晨阳瞥了一眼自己的私人秘书,顿了顿又道:“以后离我秘书远一点。”

“怎么?”

“我怕她会怀孕,我们公司可没有孕假。”

“……”

刘浩宇被噎的难受,但眼看着韩晨阳就要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又赶紧握住了他的手腕。

“你要不然……再出去迟到一会?”

韩晨阳低头,看着自己被紧握的手腕,声音发冷:“刘浩宇,你没完了是么?”

感觉到周围那跟着下降的温度,刘浩宇无奈,只得小声说:“言舒雅来了,就在你办公室里坐着呢。”

那个女人来了?

韩晨阳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勾起了一丝冷笑,看样子她现在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家里闹不够,现在又跑到公司来闹!

如此想着,韩晨阳佛开了刘浩宇的手,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硕大明亮的办公里,言舒雅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曾经那个精神焕发,趾高气昂,如公主一般存在的她,现在是那样的安静,安静的有那么一刻,让人觉得是那样的可怜。

可怜?

这个词儿不过是刚一浮现在脑海,就被韩晨阳挥开了,像是言舒雅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会可怜呢?

冷笑着,他坐在了老板椅上,拿过桌边堆积着的文件,低头,打开,专心的处理起了公事,像是根本就没有发现言舒雅的存在一样。

从早上七点半,一直等到现在的言舒雅,看着坐在办公桌另一边,低头办公的男人,眼中的悲伤一闪而逝。

她,早就应该想到他会是这样的态度的,不是吗?

提起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起身,打开,放在了韩晨阳的眼前。

离婚协议。

当看见文件上这四个字的时候,韩晨阳“啪!”的一声扔掉了手中的钢笔,讥笑着抬起了头。

“言舒雅,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言舒雅是那么的想要多看他几眼,可是在他抬眼终朝着她看来的时候,她却低下了头,无意识的搅动着面前的咖啡。

她害怕,她会不争气的哭出来。

胸口的堆积的酸胀,在喉咙里翻滚的让她想吐,几次的吞咽,才轻声开口:“你可以看完再签的。”

韩晨阳不屑的抽回目光,狐疑的朝着面前的离婚协议书看去,可渐渐地,他那原本凸显在眼中的鄙夷和讥讽,却渐渐地僵住了。

这上面写的很清楚,只要韩晨阳签字离婚,言氏所有的股份,囊括言家的私有财产,房产,均归韩晨阳所有。

也就是说,言舒雅净身出户,一毛钱都带不走!!

“晨阳,我累了,真的累了……”

就在韩晨阳看见言舒雅娟秀的签名已经签在转让方的同时,言舒雅的声音如同即将枯竭的小溪一般,干涩的流进了他的耳朵里。

“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也知道你恨我,我不想再和你纠缠下去了,放过你,也算是放过我自己……签字吧。”

韩晨阳缓缓抬起头,以往那些毫不加以掩饰的鄙夷,不屑,讥讽……统统都消失不见了。

他发现,言舒雅今天特意穿了高领的毛衣,想来是要遮住昨天身上的伤痕吧,可是她那张惨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在阳光下是那么的刺眼……

她虽然就坐在他的面前,但他好像有一种错觉,她好像随时都可能在阳光下蒸发,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