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天狮娱乐_天狮平台-天狮美文娱乐平台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母亲的手

时间:2013-07-31 10:35 点击:
当我细心地帮母亲梳理着那丝丝白发,竟发觉母亲真的老了。似水流年啊,时间这把雕刻之剑竟把当年那婉约,貌美,善良的母亲雕塑成老树之态。岁月无情地在母亲身上烙下了风霜与生活的痕迹。看着母亲那饱经沧桑的脸庞,轻抚着母亲那如老树枝般粗糙的手,当年那

当我细心地帮母亲梳理着那丝丝白发,竟发觉母亲真的老了。似水流年啊,时间这把雕刻之剑竟把当年那婉约,貌美,善良的母亲雕塑成老树之态。岁月无情地在母亲身上烙下了风霜与生活的痕迹。看着母亲那饱经沧桑的脸庞,轻抚着母亲那如老树枝般粗糙的手,当年那双洁白,柔软的手,纤纤十指曾经如兰花般绕指柔,曾经飞针走线地绣出栩栩如生的各色剌绣,曾经握笔拿书细心地启蒙,教导我,曾经是那样温柔,慈爱地抚摸我直至送我入梦中。记忆中的那双细嫩的手,时间在它那里留下生活的艰辛,留下了岁月的年轮。

那个年代母亲是大户人家的女儿,锦衣玉食,轻盈灵秀的母亲除了女红之外更是喜爱读书,婚嫁之年嫁给门当户对,背景复杂的父亲。就因为这,在一个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年代,经历游街,批斗的父亲惨死在故乡榕树旁的池塘边。那时,正值壮年的母亲含辛茹苦,竭尽所能地拉扯大众多子女,母亲总是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窗明几净。世态的炎凉,生活的艰辛没有磨去母亲那高贵,善良,坚韧,宽容的品格,让它如春风,春雨般洒落在儿女的身上。

因为有众多兄长的呵护,加上母亲的疼爱,所以两岁丧父的我在那时几乎没有感受到父爱的缺失,甚至连父亲的名字也淡化在岁月的风尘中。在我读小学时,父亲一栏的名字填写的是兄长的名字,在众人的惊诧声中,家人也淡若无事,或许失去的就永远不会回来,家人情愿年幼的我暂时忘却这份难愈的伤痛,尽管是无可奈何的。母亲总爱为我梳起两条长长的小辫子,扎上两只粉红的蝴蝶结,用她灵巧的双手为我缝制许多碎花裙,看着蹦蹦跳跳的我像蝴蝶般飞舞在春日的阳光下,此时的母亲脸上洋溢着幸福与希望。或许那风中的人儿是母亲年轻时的一个梦,那是一份感情的延续。“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生命如花,绽放于苍老的枝头,母爱的延绵,生生流转不息,不老的青春,在儿女身上重现,逝去的容颜,于新的生命中复制,这是一种永恒的爱,灿若星辰,永远流淌在生命的长河中……

我的故乡是风景如画的江南水乡,江上船只穿梭,帆影点点,江岸边翠竹青葱,洁白柔软的细沙层层铺开,各色的蚌蚬随处可见。村中的几口池塘成品字型分布,粗壮的荔枝树像士兵般守护着,扬柳树穿插其间,长长的枝条伸向水面,随风摇曵,在风中舞动了多少温柔。树旁的小花小草,点缀其间,花香四溢,虫吟蝶舞。像蝴蝶般的我常常混在男孩子中间,夕阳西下,我们便像鱼儿般在池塘中嘻戏打闹,潜入水中捉鱼摸螺,累了便爬上枝繁叶茂的荔枝树上偷吃那“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鲜甜多汁的荔枝。就这样,当哇声片片时,伴着母亲的呼唤,牵着母亲那温暖的手归家而去……

花开花落,云开云合,我在母亲的疼爱中,在那双手的轻抚中慢慢地长大。当远行的那天,母亲亲手为我整理行囊,缝制衣衫。看着母亲那双粗糙的手,我不由泪滴衣衫,“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首淳朴素淡的诗,其中饱含浓郁醉美的诗意,情真意切,一颗慈母的心,跃然纸上。千里之行,始于母亲的怀抱。千里之远,犹在母亲的身边。母亲的世界比我们预想的更为辽阔宽远,我们的足迹所在,就是她生命履践之地,走在母亲的目光关注之下,便知道自己永远是个孩子,爱若星辰,永悬高大,所有的游子奔行于爱的路上,然后把这种爱延伸于天地间……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感谢母亲给予我的温柔,善良,宽容的品格。我感谢母亲那双粗糙的给予我幸福的手。我能够送给母亲最好的礼物,莫过于让自己快乐活在当下,尽心就是完美,生而为人就要承担,安然接受人生中发生的一切,用自己美好的一生,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双手帮助别人,给予人温暖,作为献给母亲至爱的礼物,在这个美好的节日中……

写于2013年母亲节之际

作者木子秀的文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